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關鍵議題
  • ( 星期三 16:14)
    中俄兩國最近不斷強化合作關係,從舉行聯合軍演、俄羅斯提供中國軍售與軍事科技協助、聯手打擊「顏色革命」、中俄進行能源與經濟合作,到中俄協力維持多極體系,在在顯示北京與莫斯科之間的合作已日 ...
  • ( 星期三 16:14)
    台北市長選舉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國民黨提名的候選人連勝文陷入苦戰,民進黨提名的柯文哲,以無黨籍的身分成立「在野大聯盟」,竟然得到許多中間選民甚至淺藍選民的支持。台北市長選舉在過去20年間, ...
  • ( 星期三 10:03)
    中韓雖還沒正式簽訂FTA,然而在十一月十日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與韓國總統朴槿惠正式宣布中韓FTA談判達成一致,結束實質性談判。雖然中韓尚有五項敏感性議題待解決,但雙方宣布將於本年底前達成 ...
  • ( 星期三 10:01)
    陸韓自由貿易協定(FTA) 是還沒有簽訂,但如果說政府是打恐嚇牌,誇大作用、不用理會,則是太麻木不仁。我們呼籲社會應該正視陸韓FTA 對台灣的影響,這是「溫水煮青蛙」,不是沒有影響,只是時候未到 ...
  • ( 11月25日 16:39)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11月21日解散國會眾議院提前改選,並訂於12月14日投開票;同時,安倍表示若自民黨執政聯盟,在改選後無法掌握國會眾議院過半席次,他將辭職下台展現破釜沉舟決心。目前日本國 ...
  • ( 11月20日 09:59)
    美國電信事業巨擘AT&T Inc.11月10日來台發行12.95億美元的債券,為我國國際債券市場建立以來單筆發行量最高金額。翌日凱基證券發行2年期寶島債券,年利率為3.5%,發行規模為人民幣2億元,是國內 ...
少子女化與高齡化現象概述

社會(評) 100-086 號
作者:薛承泰 ( 2011年12月14日 14:05)
關鍵字:少子女化 高齡化


(圖片來源:pixabay.com)

趨勢

台灣地區於1950年代初,平均一位婦女於育齡期間(15-49歲)的生育量,亦即「總生育率」(Total Fertility Rates)達7人,從這個生育高峰下降至1984年平均生育2.1位(即人口替代水準),只不過花了30餘年。之後仍一路下滑,2003年達1.3人「超低生育率」,並於去年(2010年)創下新低,只有0.9位子女,已經是世界低生育率地區之最(the lowest -low)。六十年來生育率的下降,除了反應出社會型態的變遷,也是人們觀念上的轉變。遲婚、晚婚、不婚,以及遲育、晚育、不育的現象越趨於普遍,不僅看到年少人口數量減少,同時也形成老人人口相對比例的提昇。

我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於1993年底達總人口數之7%,依照聯合國國際衛生組織(WHO)的定義,台灣開始步入高齡化社會(Aging Society)。相較於西方工業國家,如法國1864年、德國1932年、美國1942年達高齡化門檻,我國顯然是晚了許多。至2010年底台灣老人人口為10.74%,也不及歐盟各國平均約17%的情形。可是因為「戰後嬰兒潮」(baby boomers),在未來5至20年將陸續成為老人,將加速台灣地區人口年齡結構的改變,其中老人人口在比例與數量上的增加尤為醒目。

由於生育率的下降以及平均餘命的延伸是影響人口高齡化的兩個主因。特別需注意的是,這兩個人口現象在台灣地區變遷的速度與時期。例如,台灣地區老人人口從占7%成長(高齡化社會)至14%(高齡社會),推計只需要24年,從占14%成長至20%(超高齡社會),也只需要8年(行政院經建會 2010)。換言之,不論是人口的「量」與「結構」,台灣未來面臨快速的變遷!值得注意,家庭型態也隨著人口變遷產生了一些變化。一方面家庭生育平均量減少,家戶數量持續增加,導致平均家戶人口數下降,近年已降至3人左右,居住型態趨於「多元化」與「核心化」;另一方面因為老年人口增加,以及成年子女與老年父母共居意願的下降,也會影響到家庭組成型態,其中獨居長者與老年夫婦居住型態的增加,更突顯出老人照顧的問題!

人口變遷因應

台灣地區生育率下降趨勢雖長達60年,公元兩千年以來下降速度愈為明顯,因此行政院提出「樂婚、願生、能養」的口號,政策著墨從「養得起」著手,亦即,減輕年輕人的負擔做起,帶動願生的誘因。由於生育率下降趨勢早就存在於先進國家,提高生育率所付出的成本與時間已有許多的案例。根據OECD國家經驗,當一國總生育率低於替代水準(TFR=2.1人)時即應注意發展趨勢,降至1.6人時(我國為1998-2001年)就應有所作為,到了1.3人(lowest-low的門檻)以下時的作為,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2011年6月我在總統府報告「因應當前少子化」所提出十項建議措施,主旨在強調家庭價值,減輕年輕人經濟負擔,建立對未來信心,使其樂於結婚且學習經營幸福家庭,願意生育且養得起子女。雖然台灣在2003年時總生育率就已經低於1.3人,當時政府並沒有針對性的措施;2008年政黨再度輪替,即推出「青年安心成家」與「育嬰假六成薪」等方案,結合人口、福利與勞動政策,就是為了抑制生育率的繼續下滑。

或許有人會認為,台灣人口密度高,就讓人口負成長來改善生活品質。這句話有它的道理,但是台灣至少減少兩百萬人口才會有FU,那是2050年以後的事,且無論如何提高生育率,人口負成長也遲早會來!問題的關鍵,是從現在開始,我們先要面對人口年齡結構的改變;照目前的趨勢,20年後台灣老年人口就會占總人口四分之一,如果現在不再因應,將來會付出更高的代價!當前宜從兩方面來著手,一為減緩人口年齡結構變化的速度,主要為透過提高生育率來減緩「高齡化」:其次從健全「社會安全」(尤其是照顧產業)與調整「勞動力市場」作為重點,減輕世代間的壓擠,並朝向「活躍老化」(active ageing)邁進。

三、勞動力的變化

我國勞動力人口(15-64歲)不論在數量與占總人口的比例至目前都呈現增加的情形,這是拜過去高生育率時代所賜。然而,並非所有15-64歲人口均會投入勞動力市場,也未必人人就業。以勞動參與率觀之,從1987的階段高峰(60.9%)下降至2001(57.2%)的新低,之後的十年維持在57.7%-58.3%之間,變化並不明顯。可是,相對於勞參率,失業率則呈現較為多樣的變化。就以最近的三十年來觀察,失業率在1980-1990年間維持在1.23%至2.91%間,2000年之後變化極為明顯,其中以政府宣佈停建核四於2002年失業率飆至5.17%,2008與2009年受到全球金融風暴影響,2009年8月曾經達到6.13%的新高,之後逐月下降,今年暑假仍可維持在4.5%以下。

扶養比(或稱依賴比)通常被視為經濟發展的人力指標之ㄧ。其中又可以區分扶幼比(15歲以下人口數除以15-64歲人口數)與扶老比(65歲及以上人口數除以15-64歲人口數),台灣長久以來一直是扶幼比高過於扶老比,但於未來十年情形即會翻轉。由於早期的高生育,我國從1950年代開始一直是處於高扶養比(主要為扶幼比)階段。然因嬰兒潮世代(1949-1964年出生者)逐年進入成年,且生育率也隨年下降,扶養比呈現下降趨勢。從2000年開始「經濟勞動力人口」(15-64歲)占總人口比例更突破七成,我國進入「人口紅利」階段。

當前我國仍有超過七成人口為經濟勞動力,可是30年後將低於六成,例如,2040年每100個經濟勞動力人口將扶養16.9位幼年與52.6位老人,若勞動參與率以目前的58%來計算,失業率以4%來計算,將來每1個就業人口將扶養自己以及另外2個人。當十餘年後「人口紅利」視窗關閉,經濟勞動力人口明顯萎縮,老人所需的安養照顧與醫療福利需求,都將成為台灣社會空前的挑戰!簡言之,從人口結構觀點,2011-2020年可以稱之為台灣最後的「黃金十年」,需好好把握!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本月點閱:149 友善列印
12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專業

很棒

贊同

不錯

很好

存疑

無奈

無聊

很冷

憤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