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關鍵議題
  • ( 11 小時前)
    馬總統針對食安問題召開國安會議,論者有謂總統是錯用或濫用權力。惟從美國總統之經驗來看,他這次為食安風暴召開國安會議,不僅不是錯用或濫用權力,而是守憲、行憲的正確作為。 美國國安會於19 ...
  • ( 星期三 14:53)
    美國國防部長黑格與南韓國防部長韓民求,日前在華府簽署諒解備忘錄,同意延後美國將戰時指揮權交還南韓時間,從原訂的2015年改為「依狀況而定的移轉程序」,以因應日益嚴峻的北韓核武與導彈威脅。 ...
  • ( 星期三 09:51)
    針對國內農業勞動力不足,農家時常為季節性及長期性缺工問題所苦。農委會表示,考慮針對全年性缺工及迫切性需求之產業,審慎評估引進農業外勞之實際需求及利弊,以解決農業缺工的問題。然而這個政策 ...
  • ( 星期二 10:05)
    近日,有媒體報導指出,金管會的金融進口替代方案,由於開放的步驟或配套措施都不夠周全,將使得人財都留不住,甚至會讓台灣的金融競爭力因此亂了套。其舉金管會修改保險法為例,允許壽險業投資國際 ...
  • ( 星期二 10:04)
    俄羅斯總統普丁24日痛批美國,正在擾亂全球秩序,並說如果華府無法尊重其他國家的利益,世界將再次爆發戰爭。他是色厲內荏,虛張聲勢,還是心中自有一套大戰略,準備乘勢而起? 營造戰雲密布假象 ...
  • ( 10月24日 16:17)
    隨著「房地合一,實價課稅」的呼聲愈來愈高,財政部也規劃在2016年實施,然而實價課稅稅制的設計上仍有許多爭議未解,自住房屋總價3,000萬元以上課稅的「排富原則」是其中之一。 據今年1到7月的實 ...
關於宜蘭縣開辦婦女生育津貼補助的政策性評估

社會(評) 099-007 號
作者:王順民 ( 2010年2月22日 14:03)
關鍵字:宜蘭縣 生育津貼 資源排擠

報載宜蘭縣政府為了落實照顧婦幼福利並加強婦幼經濟安全與營養補給,自99年起開辦婦女生育津貼,只要是在99年元月一日後新生兒出生前,設籍宜蘭縣達一年以上之產婦或產婦配偶,於新生兒出生三個月內,備妥申請人之國民身分證及印章,前往縣內戶籍所在地之戶政事務所辦理申請,不過,倘若新生兒出生三個月內未提出申請者,逾期則視同放棄該項權利。誠然,關於開辦婦女生育津貼補助一事,還是要有相與對應的的政策性評估

表:宜蘭縣林聰賢縣長主要政見

●整合公私立托兒所及幼稚園教育資源,爭取試辦國教向下延伸一年示範計畫。

●以下一代成長為核心,結合學校教學計畫,透過野地體驗、認識鄉土模式,推動童年宜蘭計畫。

●縣府與鄉鎮市公所合作,疏通全縣下水道,減少社區淹水問題。

●沿著冬山河流域、蘭陽溪口、宜蘭河,重建先民內陸航程,開發「噶瑪蘭水路」的水路觀光遊憩帶。

●試辦育兒津貼,零到五歲的縣籍嬰幼兒,每人每年發給一萬元補助。

●縣府撥補預算,對長期失業者及眷屬的健保補助期程,延長為一年。

●打造童玩公園、檜木公園、冷泉公園、地熱公園等四大旗艦公園。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2009.12.06。

基本上,藉由公務預算所施以生育補助的社會福利措施,實乃是一種津貼手段的權宜對策,至於,相與關聯的提問包括有:除了福利津貼手段(welfare allowance)外,像是社會保險手段(social insurance)、社會扶助手段(social assistance)抑或是福利服務手段(welfare service),是否已然同時到位,藉此勾勒出一幅社會安全保障的願景藍圖,就此而言,所謂開辦婦女的生育津貼補助,就不應該只是限縮在執政當局『政見』的承諾或兌現,而是有其從抽象層次的『政策』(綱舉目張、指導原則)到具體層次的『政事』(支持系統、服務輸送)之間所應該要有的串聯性思考和貫通性配套,就此而言,如何窺見到縣府當局對於社會福利的功能定調與企圖作為,是應該要優先於各項林林總總的福利措施!

其次,扣緊著工具性範疇(instrumental level)而來的論述思考,那麼,婦女生育津貼補助的開辦,也是有它關乎到技術層面上的考量斟酌,這其中特別是何以每一名新生兒之申請補助,要以新臺幣一萬元為限,究竟是單純縣府財政負荷能力的最底上限?還是該項的補貼措施,有其回應於從生態環境、問題診斷、需求評估、資源盤點、處遇對策、服務輸送到績效管理的綜融性思辨?連帶地,包括婦女生育補助津貼在內的福利作為,又有無擴及到從對象之間到對象之內以及從項目之間到項目之內的通盤性檢討,換言之,優先順序(priority)的排位,想要傳達出什麼樣的公理正義,特別是該項的社會福利措施在用以提高生育率的同時,有無包括從社會政策、健康政策、產業政策到勞動政策的搭配作為?

至於,縣府所推動的該項婦女生育津貼補助,除了展現出執政者親力親為的新政企圖外,不同對話以及另類思考的平台設計,是否已然建制完備抑或是穩健運作,這其中除卻體制內民主政治裡的制衡和監督機制以外,多少亦突顯了現有市民社會裡相對羸弱的公民力量,以致於無法形塑出來民間非營利組織所應該要扮演第三者政府的中介力量。准此,對於社福機構來說,思索婦女生育津貼補助的開辦,就不全然只是資源排擠效應(crowding-out effect)的耽心、掛慮,而是要有它從有限資源之藍海策略到延伸社福大餅之紅海策略的策略聯盟作為;連帶地,這些年下來,公部門所推動諸如購買服務契約、委託辦理等等的私有化(privatization)手段,是否反而弱化了社福機構原本應該要扮演的監督角色和夥伴關係,從而無法達到專業充權的積極目的?

總而言之,我們樂於見到新人新政的新氣象,同時也要給予一定程度的肯定,只是,還原回到資源運用的有效性、保障民眾權益的效果性以及福利服務的效能性,那麼,縣府相關權責單位的社福藍景和賡續作為,這才是議題論述的真義所在!!

〈本文謹代表作者個人意見〉

本月點閱:52 友善列印
13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專業

很棒

贊同

不錯

很好

存疑

無奈

無聊

很冷

憤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