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關鍵議題
  • ( 12月17日 15:20)
    大陸海協會長陳德銘近日率團訪台,談到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上月完成實質談判,將在兩年內啟動,屆時兩國貨貿近九成零關稅,服貿則給予準國民待遇。與此同時,12月12日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 ...
  • ( 12月17日 15:20)
    拜讀言論版12月9日黃光國教授〈一中兩憲 結束內戰〉,感觸良多。關心台灣未來的發展不會在世界的競爭格局中出局,不會被邊緣化,知識分子應該站出來論述雄辯,尋求台灣的最佳路線,發展台灣的最大利 ...
  • ( 12月16日 15:33)
    在冷戰後期,印度曾從「不結盟國家」轉而「扈從」蘇聯;在後冷戰時期,印度恢復等距外交戰略,在俄羅斯與美國之間左右逢源,現在除了「東望」經略南海與太平洋海域之外,更尋求「西進」重新設定印度 ...
  • ( 12月15日 16:51)
    過去十幾年來,國際經濟最重的發展趨勢就是「全球化」,各國政府不斷透過雙邊貿易協商、區域經濟整合,打造優勢環境,民間企業亦積極追求跨國比較利益,以提高競爭力,自由經濟整合成效顯著,讓全球 ...
  • ( 12月15日 12:34)
    這一兩年來,台灣銀行業獲利頻創新高。2013年,整體本國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在台分行)稅前盈餘高達2,576億元新台幣,明顯擺脫金融海嘯的泥淖。而根據金管會統計,2014年前三季銀行業累計盈餘更是高達 ...
  • ( 12月15日 11:19)
    新內閣上路,恰逢台電公布兩百億元盈餘,電價議題再次成為關注焦點。行政院長毛治國表示,電價中很重要的因素是油價,發電從油而來,油價最近相當大幅度下降,他提醒經濟部,油價大幅調整,「必須反 ...
總統候選人應該要回答民眾的八個問題—關於核能與再生能源

永續(評) 100-052 號
作者:黃心華 ( 2011年9月29日 11:49)
關鍵字:再生能源風險 能源政策 電力結構 政策辯論 非核家園

核四的爭議,已經成為我國社會輿論和主要政黨候選人之間的爭議話題,但電力的供應與民眾時時刻刻的生活密切相關,並對於我國未來的經濟成長扮演重要的支柱。面對石化燃料逐漸枯竭、能源價格高漲,以及國際公約的溫室氣體減量的壓力之下,國人不應該讓核四議題淪為選舉的工具與激情的口號,應該冷靜思考此一攸關我國未來發展的重要議題。有鑑於此,民眾有權利要求參與本次選舉的總統候選人,務實回答下列八個非常基本的問題:


一、
核四到底有沒有比核一、核二安全?

核一、核二運轉時間已屆三十年,若用核四的新機組取代老舊的核一、核二,到底會不會比較安全?核四興建過程,經歷民進黨政府的停建,到底有沒有造成工程品質的劣化?在興建過程中的設計變更、控制纜線鋪設的訊號干擾問題、變更設計簽證單位等,是否有符合原廠要求?(依據監察院糾正案文表示,1千5百多件變更設計中,其中僅約1%被奇異公司要求修改,而這1%的後續處理狀況到底如何?)複合式災變加上沒有斷然處置而引發的日本福島核災,影響極為深遠,台灣的核電廠到底能否應付類似的天災?緊急處理程序是否確實能在第一時間啟動斷然處置的措施(例如注入海水報廢爐心以求立即停損)?

二、若要實現非核家園,讓四座核能電廠關閉,要用什麼來替代發電?

目前核一、核二、核三每年總共提供四百億度以上的發電量,如果其中的一個機組停止運轉,我國必須付出的代價相當於「每天必須加燒1.1億元」的天然氣以供代替,天然氣的來源和儲存是否有安全疑慮?一旦天然氣來源緊縮,我們能撐多久?天然氣的價格未來是否會飆漲?若採風力發電,若以每座風機2MW而言,則需1萬2千組風機,需要約4千公里長的帶狀土地方能容納,耗費1.4兆元,我們國家是否有這樣的條件?另有關太陽能發電,以目前的技術能力而言,約需一整個新竹市的面積才能提供替換,我們國家是否能取得這樣的土地?再生能源發電設備的耐久性能否符合經濟效益?以上的再生能源方案,尚必須靠天吃飯,一旦風力、陽光因素無法配合,則供電穩定性必然受阻。為了國家的發展和民眾生活的安定,我們要用什麼東西取代核能發電,才能不影響未來的生活?

三、若使用再生能源發電,每度電到底要多少錢?

德國在2010年時,達到再生能源比重佔17%,而德國目前每度電9.6元台幣(台灣目前每度電約2.7元)。要推動再生能源,其意義等同於執政者要勇於「提高電價」,否則將會使台電不敷虧損,最後難逃全民埋單的苦果。因此,總統候選人是否有這種魄力,願意公布真實的再生能源發電電價?同時,政府必須提供補貼、獎勵政策,鼓勵發電業者投資於再生能源的相關產業,但在過程中,要如何避免動輒被扣上圖利廠商的罵名?在台灣當前的社會生態之下,要如何告訴民眾再生能源發電的代價和風險,和鼓勵發電業者投資,是一項無法迴避的任務。最後,還是要問,若改用再生能源發電,到底一度電要漲多少錢?

四、若停止核電,我們能否達成溫室氣體減量目標?

在每個國家的供電系統中,都必須有基載電源做為骨幹,所謂基載電源,是指必須能夠穩定供電、燃料成本較低等特點。目前以最能配合政府政策的台電公司而言,其所產生的電量中,核電約佔全台總發電量的18%,而火力發電的比重則佔44%,上述兩者都是重要的基載電源,但是上述數據也突顯兩個問題:首先,台電公司目前並無任何一種基載電源的發電量比例過半;其次,如果停止核能發電,為了解決基載電源的不足,勢必僅剩增加火力發電作為穩定的基載電源一途!但火力發電比重已高,所以,較乾淨的天然氣可能成為接棒的主角,但天然氣的價格較高,來源、價格恐有不穩,備用儲存天數極少,台灣社會是否能接受此種風險?台灣靠出口外銷來支撐整體的經濟,而歐美各國未來可能都會對產品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碳足跡)進行控管,如果我們停用核電,勢必會讓火力發電的比重增加,這樣會不會讓我國成為碳排放大國?會不會受到國際的制裁?會不會讓我國的產品無法銷往國外?


五、停用核電,讓火力發電比重增加,對健康與環境有何影響?

經過日本福島電廠的核災事變之後,全世界都積極反思核能所帶來的風險,尤其一旦有核災發生,其所造成的後果可能難以估計。但是在激情的選舉語言之後,民眾必須瞭解到,在便利性、風險性、經濟性與穩定性之間,彼此相互權衡,並沒有完美的選項。如果政治人物一味的貶低某種發電方式、或大力寄望於某種先進的發電方式,都是以偏概全,也都是一種嚴重的誤導,這會讓台灣民眾無法在訊息完整的理性思維下,做出最明智的考量。核能電廠有核廢料儲存的問題,且有重大事故發生的可能性,但火力發電廠排放的硫氧化物、戴奧辛、懸浮微粒,一樣會對於呼吸道和心血管造成健康的危害(尤其對老年人的影響更大),甚至有可能引發更嚴重的疾病。負責任的政治領導者,不應該僅強調某些特定的風險,而誤導民眾忽略另一領域的風險。


六、再生能源有沒有風險?

再生能源的優點在於充分利用大自然的力量,在發電過程中不需耗用額外燃料,即可產生電力,且沒有重大的危險之虞。但再生能源發電的機組需透過智慧電網,將每個發電機組相連才能提供使用,此牽涉到重大的資本投入。再者,再生能源的發電量決定於天候的狀況,因此,大自然力量(陽光、風力等)的強度、發生時間與持續時間,都存有不確定性,仍然需要穩定的基載發電設備(如火力發電)來調節。另外,再生能源發電由於無法像傳統的火力或核能電廠可以預先儲備燃料,因此,一旦天候不如預期(或因為氣候變遷使原本的規劃失效),則供電量將立即短缺。以上都是再生能源發電風險的一部份,未來的政府領導人有責任要將各種發電型態的優劣與風險讓民眾全盤知悉,不應以偏蓋全,更不應將如此重大的議題當作選舉工具來操作。


七、為何德國能放棄核電?我們能不能比照跟進?

當然可以!但有幾個「必要前提」。

首先,我們必須要瞭解德國的狀況:首先,德國位於歐洲大陸,其國界與他國相連,彼此的電網可以相通、一旦有電量不足的狀況(或維修停機時),鄰近國家可以支援;德國放棄核電,改向法國買電,但是法國是核能大國,法國的電力主要來自核能發電(德國不用自家的核電,向別人買核電);德國每度電價約9.6元,遠高於台灣,因此政府可以有能力去獎勵、補貼業者投資於再生能源發電,而德國民眾也能接受這樣的電價。


其次,反觀台灣四面環海,無法有鄰近的電網支持;若要買電(但前提是鄰近國家有多餘的電量可以出售),可能的方案之一,便是由大陸東南沿海拉設海底電力輸配線路來台,或者協同大陸京台高速鐵路計畫,在大陸平潭與台灣新竹之間開通海底隧道,一併將電力配線拉設完成。但是,在目前的政治氛圍之下,民眾能否接受?是否又會被套上賣台傾中的帽子?


再者,成本高昂的綠色發電,除了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之外,後續的智慧電網建置(再生能源發電由於發電位置分散,需要透過智慧電網調控)、維護成本(維修的花費、耐用期限)、電價補貼(政府的財力是否足夠?民眾能否負擔?是否被控圖利廠商?)與氣候條件(在哪裡設置風力發電機組或太陽能板?風力或陽光的穩定度如何?一年有多少天可以發電?是否有季節性?),上述都是重要的關鍵。我們並不是不能學習德國,但是,台灣民眾在做決定之前,必須先一起面對這些問題。

八、如果未來更安全、更有效率的核能技術發展成功,我們還要不要堅持非核家園?

這是一個長遠的問題,但也可以幫助我們衡量我們現在所爭辯的議題,到底是一種恆久的價值或是一時的激情。現在的核能發電是利用「核分裂」時所產生的熱能進行發電,且必須利用控制棒吸收過多的中子,以避免失控的分裂;另一方面,目前先進國家正在研究「核融合」的技術,此一原理即與太陽產生巨大熱能的原理相同,最重要的是,在核融合的環境下,所釋放的熱能更多,而且並不會有失控問題,因為一旦失去控制,反應就告停止。雖然目前此種技術尚未完全成功,但如果未來此一技術成熟且商業化,台灣是否還是要堅守「非核家園」的理念?這個問題沒有對錯,只是有助於讓民眾深思我們所爭論的到底是一個短期的選舉議題?或是中期的經濟發展議題?或是長遠的永續發展問題?

(本文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會立場)

本月點閱:54 友善列印
16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專業

很棒

贊同

不錯

很好

存疑

無奈

無聊

很冷

憤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