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關鍵議題
  • ( 星期四 16:29)
    美國務院宣布歐巴馬與習近平將於今年11月12日,在北京亞太經合會(APEC)期間會談一整天,雙方就安全、經濟等議題交換意見,以發展中美新型關係。不過,隨著中日對峙加劇,美國希望與中國發展建設性 ...
  • ( 8月27日 10:58)
    近年我國金融業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不高,甚至還倒退。但金融業獲利卻創新高,看似矛盾。金融業占GDP的比率如何計算?如何評價金融業的競爭力? 首先論產值,金融業主計總處的正式名稱是 ...
  • ( 8月25日 16:34)
    2010年6月兩岸簽署ECFA之後,雙方為了讓兩岸自由貿易協議的效果提出呈現,因此大陸選擇了529項商品給與台灣零關稅優惠;而台灣則提供267項商品給與大陸零關稅優惠。這些零關稅商品由2011年元月開始分 ...
  • ( 8月25日 15:15)
    美國總統歐巴馬還有兩年多的任期,要推動內政改革可能為時以晚,全力推動外交政策也許仍有可為,即使期中選後成為「跛鴨」,仍有可能在外交政策上有傑出成就。但若繼續蹉跎,無實際行動,終將一事無 ...
  • ( 8月22日 15:33)
    美國務院任命精通中俄事務資深外交官董雲裳(Susan Thornton),擔任主管中國、台灣與蒙古事務的亞太副助理國務卿。顯示隨著美中戰略競逐加劇、美俄關係惡化、中日對峙升溫,以及俄日互動趨緊等,已 ...
研擬同性戀婚姻合法,似仍不宜;研擬異性或同性民事共同生活法,此其時矣---以法國「民事共同生活盟約PACS」制度作參考----

憲政(研) 101-002 號
作者:李鎨澂
關鍵字:陳進利國家人權報告同性戀

媒體報導,監察院副院長陳進利於民國一百年六月二十七日,主持總統府國家人權報告撰寫小組會議,討論國家人權報告的起草事宜。與會者有人提及,似應將同性戀婚姻與組織家庭的權利,納入「國家人權報告書」內容之中,遂引發與會人員熱烈討論。會議主席陳進利表示,他本人是基督徒,反對同性戀結婚,而且宗教團體反對更為強烈,因此政府馬上同意同性婚姻合法化,仍有困難;但他認為,大方向應朝同性戀可組織家庭做努力及研究,正視同性戀組織家庭的人權。因此他裁示,將此議題,列入國家人權報告「遠景」內容。


與會內容見諸報章後,總統府對此表示,「國家人權報告」,仍有待人權諮詢委員會再開會討論,確認架構後才會撰寫成文。目前架構都還未成型,所以目前「言之過早」。


另外,媒體也披露另一則新聞,有位駐台的外國外交官副代表,來自承認同性戀結婚合法的國家。他的同性婚姻配偶來台時,外交部以我國不承認同性戀婚姻為理由,拒絕發給他同性配偶外交簽證;因此他的同性配偶,只能持觀光簽證居留台灣,觀光簽證期限一到,必須離台,再辦入台手續。經過有關方面的商討協調之後,外交部放寬規定,如果駐台外交官母國,能出示證明公文(推測應指該國同性配偶的合法登記證書而言),外交部就核發同性配偶的居留簽證。但入境後仍只能申請「外僑居留證」,仍然不能申請享有外交特權豁免的「外交官員證」。換句話說,外交部仍然拒絕給予相關人士,充分的外交身份承認,似乎顯得過於審慎。其實此節不妨經由「駐華外國機構及其人員特權暨豁免條例」的規定,賦予外國外交官同性婚姻配偶,與外交官相同的外交與豁免特權,來解決此一問題,不需要受到國內民法婚姻規定的拘束,而自縛外交手腳。


然而這也表示,隨著吾國社會的變遷,以及擁有同性共同生活伴侶(未必是婚姻關係)的外國人(也不以外交官為限),來華日漸增多的情形,吾國的確應當認真考慮,妥適解決吾國同性或異性,共同生活伴侶的法律地位問題。


首先,在討論是否將同性結婚,予以合法承認的問題上,務須廓除「先進」對比「落後」,或「保守」對比「前衛」,這類嚴重令人誤解的概念。從比較法律與文化制度的角度來看,世上並沒有絕對好,或絕對壞的制度;任何制度之好壞,與那個國家的文化與環境,歷史與情感,息息相關。特別是涉及婚姻親屬----身邊最親近的人、共享最隱密住處的伴侶的法律制度,只有在受到該地民眾充分認可,以及與文化環境、法律感情,沒有衝突的情況下,才能良好運作,也才算是好的制度。吾國法政思想先哲嚴復先生所言:「制無美惡,期於適時;變無遲速,要在當可。」在比較法上,是很有道理的。因此,認為准許同性結婚是「先進」,不准許同性結婚是「落後」的想法,恐怕並不正確。


以先進自稱,法治程度相對平均的歐洲國家中,本身對此議題就意見分歧,至今准許同性合法結婚者,仍居絕對少數,只有八個國家:荷蘭、比利時、西班牙、瑞典、葡萄牙、英國、冰島、挪威。若以歐盟27個成員國來計算,承認同性結婚的,只有六個國家(前述六國剔除挪威、冰島)。其餘21國都持反對意見,對外國法制影響力最大的法、德兩國,都不承認同性合法結婚。在美國,承認同性結婚為合法的州,以本文目前查詢的資料而言,大約只有10個,也是居於少數。若說不承認同性結婚是為落後,則法德兩個影響吾國法制最深的國家,也是落後了?可見此一問題,不能用簡單的宣傳方式,來貼上先進或落後的標籤。如前所述,婚姻是人類社會最核心的家庭制度,各國都有獨特的婚姻家庭文化,處理上當然也有所不同。至今承認同性結婚合法的理由,仍然欠缺說服多數的力量。


其次,同性結婚與否,只是生活伴侶制度中的一種。吾人可歸納出:①異性結婚,②同性結婚,③異性有長久共同生活的意思,而共同生活;④同性有長久共同生活的意思,而共同生活;⑤異性無長久共同生活的意思,而短期共同居住;⑥同性無長久共同生活的意思,而短期共同居住,共六種生活伴侶型態。這些都是現今社會存在的現象,值得一體重視,似不宜只聚焦同性婚姻,而忽略其他人數更眾多的社會現象。


因此,吾人以法國經驗為例,簡介法國「民事共同生活盟約制度(pacte civil de la solidarité, PACS)」,法國不承認同性結婚為合法,但他們在1999年11月15日,修訂民法,增入「民事共同生活盟約制度」一章(民法第515-1條,至第515-7條之一),規範異性或同性共同居住,營造共同生活的民事制度。

一、「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立法爭議與經過


法國多數民眾信仰天主教,即使法國大革命期間,革命政府努力摧毀天主教信仰,但天主教仍是法國最大的宗教。受天主教教義,以及傳統文化的影響,法國多數民眾,反對同性婚姻。然而同性愛戀,畢竟是客觀存在的社會事實。法國人民固然接受同性戀的存在,然而對於是否賦予同性伴侶,如同異性婚姻的法律地位,以及是否讓同性伴侶得以收養子女等問題,則爭論非常激烈。如果反對同性婚姻,那麼到底應該賦予他們哪一種法律地位,也是聚訟盈庭。這種爭論,除了個人生活觀的贊成反對外,更有左右兩派的政黨意識型態爭奪在內。而政黨的意識型態之爭,就是動員群眾,追逐政權之爭。所以同性結婚與否的議題,從來都不是單純的贊成與反對,或保守與先進的對決;它正是政黨對於政治權力的競逐戰場。因而討論本議題,政黨之爭的因素,絕對要納入在內。


1997年夏季,喬斯班Jospin代表的左派社會黨,在國會改選中勝選,其人出任總理,而總統是右派席哈克Chirac,五年(1997-2002)的左右共治於焉展開。喬斯班以加強同性伴侶法律地位為政綱,所以在國會推出法案。該法案遭到右派的強烈反對,經過年餘的激烈爭辯,1999年11月15日,才成功修改民法,增訂「民事共同生活盟約」制度。喬斯班並以此為他的重大政績之一(另一重大政績,是『每週最高工時35小時』制度)。

二、「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內容簡介


法國民法第515-1條規定:「民事共同生活盟約,乃兩位成年之自然人,不論異性或同性,為規劃實施渠等之共同生活,而簽訂之契約。[1]」明白規定,這個民事共同生活盟約,不論異性或同性的成年人,都可以簽訂。但也要同時注意,法國民法第75條第6項,有關婚姻成立的定義,並沒有因而修改。這一個婚姻第75條,是1804年法國民法頒布二百餘年以來,少數幾個從未修正過的條文,可見法國婚姻文化傳統力量的強大。所以法國民法對於婚姻成立的規定,仍然是「雙方接受,由彼此對方所作成,願意成為『丈夫mari』與『妻子femme』之宣告。」也就是說,婚姻仍是「女性與男性合意締結的契約」,因此同性戀結婚,在法國仍屬非法。


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內容簡介如下(以下簡稱『共同生活盟約』):


1. 共同生活盟約的當事人:


這是兩位成年的自然人,不論是異性或同性,為經營共同生活,而結合的團體。為了維護善良風俗,直系血親的尊卑親屬,三親等以內的旁系血親(兄弟姊妹之間;叔叔姪女之間),直系血親的姻親(岳母與女婿)等,都不可以締結共同生活盟約。至於已有婚姻關係的,或者已經與他人締結共同生活盟約的人,也不可以再與別人,締結新的共同生活盟約。


2.共同生活盟約,作成之後必須登記,才有效力:


此一共同生活盟約,必須雙方當事人,在地方法院登記處,或公證人,或者法國的駐外使領館,簽署這份共同生活盟約。這份盟約,法律並沒有規定固定的文字或格式;不過實務上,已有若干範例稿可以參考。簽署之後,由上述的機關與公證人,彙整當事人相關證件與文件,轉到戶政單位,進行必要的行政登記。自登記完成時起,共同生活盟約才生效力。戶政登記事項上,一定會載明「共同生活盟約之締結人」(有類結婚登記),或者「共同生活盟約之解銷人」(有類離婚登記)的登記事項,避免不知情的第三人受騙。


3.共同生活盟約,對於當事人的姓,沒有變更的影響:

此點在我國較難理解,因為在吾國,妻早已不冠夫姓,夫妻各自保有自己的姓。但在法國不然,由於文化傳統之故,結婚之後,女性是「換上夫姓」,連自己本家的姓都沒有了。為了調整此一「換夫姓」的風俗,目前有些女性的作法是,「保留己姓,冠上夫姓」。但這樣的作法,通常都要徵得夫家的同意,以免家庭失和。例如法國第一夫人,她與法國總統薩科齊結婚之後,姓名成為「Carla Bruni-Sarkozy」,Bruni是她本家的姓,Sarkozy 則是總統的姓氏。然而在一般公開場合,第一夫人都是使用「Carla Sarkozy」[2],換上總統的姓氏,以顧及大多數人民感情,與大多數人民站在一起。可見文化力量之大,縱使婚前以感情大膽著稱的法國第一夫人,婚後以總統夫婦之尊,也不敢批國民感情逆鱗。在此處,吾人再度看到,婚姻家庭制度的文化力量;法國人也不認為這樣的作法是「落後」。

但在共同生活盟約,是一個人為的全新制度,就沒有換姓的問題。雙方當事人,各自保有自己的姓氏,女性無須換姓,也無須冠上男方的姓。


4.共同生活盟約,當事人的共同生活義務:

當事人有互相扶養,互相照顧的義務。至於共同生活的生活費,則按照財力比例來分擔。


5.共同生活盟約的財產關係:

除非當事人另有約定,且載明於共同生活盟約之上,這制度的財產關係,乃採取分別財產制為原則。雙方各自擁有自己財產,各自清償自己的債務。如果有物品無法證明它的財產來源時,視為雙方當事人,各擁有一半的財產權。因為財產關係區別清楚簡便,日後萬一結束共同生活關係,清算財產也比離婚要便捷許多。所以共同生活盟約制度,會受到歡迎。


6.共同生活盟約的報稅優惠:

雙方當事人,以及與當事人生活在一起的,各自的未成年子女,能享有報稅上的優惠。在報稅此點上,基本上與婚姻制度,越來越接近。


7.共同生活盟約的親子關係:


若是異性結合的共同生活盟約,則他們所共同生下來的子女,地位與一般婚姻的婚生子女,完全相同。

不論是異性、或同性結合的共同生活盟約,當事人,與當事人在盟約締結前,就各自擁有的子女,他們的親子關係與親權,都不受共同生活盟約的任何影響。


然而,同性的共同生活盟約,不能以共同的生活盟約伴侶名義,收養子女。但當事人可各自收養子女,而且可共同生活在一起,雙方當事人可對兒童行使親權。或許論者會批評,既然同性的當事人,都已經與子女共同生活在一起了,為何不就准許同性生活盟約,共同收養的權利呢?只能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法國至今仍堅持同性伴侶不得結婚,堅持同性伴侶不得共同收養子女,是其立法政策的選擇,也是文化的力量使然。


8.共同生活盟約的修改:


當事人可對共同生活盟約的內容,隨時進行修改。但此一修改,仍然必須向地方法院登記處、或公證人,簽署修改後的共同生活盟約,再做修改的登記。非經修改登記,不生效力。


9.共同生活盟約的解銷(含消滅):


可以出於下列事由,而解銷共同生活盟約。


第一種事由,是一方當事人死亡,從而共同生活盟約便當然消滅。


第二種事由,是雙方當事人結婚(異性伴侶);或有一方之當事人,與第三人結婚時,民事共同盟約,必須讓位於婚姻而解銷。


第三種事由,是雙方當事人,合意解銷共同生活盟約。合意解銷的程序,甚為簡便,也是雙方共同向地方法院登記處,或公證人,遞交解銷的共同簽署文書,作成解銷共同生活盟約的登記之後,解銷就生效。


第四種事由,是一方當事人,單方解銷共同生活盟約。當事人須向「民事執行員」(類似吾國的執達員,但吾國執達員配置在法院,法國民事執行員則是獨立執業),遞交表達解銷意願的簽署書。再由民事執行員,送達給另一位不願意解銷共同生活盟約的當事人。與此同時,民事執行員,將解銷書的副本,送達到地方法院登記處,或公證人,以完成登記手續,便即生效。此種單方面解銷共同生活盟約的程序,相當簡捷,又不失公信力,比繁瑣的離婚程序,簡單、快速又便宜太多。


10.共同生活盟約與繼承的關係:


共同生活盟約的伴侶,並不是婚姻配偶,所以在一方當事人去世之後,他方並無法享有繼承權。此時,仍然照一般的繼承法規來辦理。


11.法國婚姻必須異性結合的規定,憲法委員會判決為合憲:


雖然已經有了共同生活盟約,仍有同性戀者想辦理結婚。因此他們批評法國民法第75條,婚姻應是一男一女的結合的規定,違反平等權的保障,也侵害他們經營家庭的權利,已經違憲。但是憲法委員會在2011年1月28日,作成「二0一0年度之九十二號,違憲先決問題判決(2010—92 QPC)」,認為法國民法只有異性才能結婚的條文,仍然合憲。憲法委員會認為,立法者有充分的權限,針對同性伴侶與異性婚姻夫妻的經營家庭權利,做不同的處理;從而憲法委員會,不能越俎代庖,代替立法者。何況,立法者也已經安排同性伴侶經營家庭的制度,那就是民事共同生活盟約,這個盟約就是要幫助所有人,都能建立家庭生活制度,所以沒有侵害同性戀者的經營家庭權利。因此禁止同性結婚的民法條文,仍然合憲。


法國憲法委員會,豈會不知道,同性戀者主張結婚權的呼聲?何況在法國,此一聲勢向來不弱。然而憲法委員會,仍然認定只有異性才能結婚,這表示法國憲法委員會,對於法國社會深厚的文化傳統,與不斷變化的現實社會運作,----簡言之,就是法國社會的變與不變----,有清醒的認識,從而保障了社會秩序的既有穩定,與將來的發展。法國憲法委員會的智慧,值得吾人參考。有關法國社會的現實運作,吾人可從共同生活盟約的締結數量與性質,看出端倪,請參見下述「三」的統計資料。

總之,民事共同生活盟約制度,絕部分的內容,已經與婚姻十分接近或相同;但也還有些地方,與婚姻制度不同。這是兩種制度的本質使然。而且,立法者讓共同生活盟約的締結與解銷,都很容易,較便宜,也很有彈性。這一點遠勝於婚姻,所以非常吸引各年齡層的民眾,因為法國離婚程序,不僅麻煩冗長,而且必須聘請律師辦理,對民眾是一筆沈重的負擔。

三、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締結數量觀察------逐年增加,但也不因此排擠傳統婚姻的締結;而且同性締結盟約的數量,居絕對少數:


截至2009年12月31日止,恰為此制創立十年,法國已締結逾七十萬件的民事共同生活盟約。2009年締結之數量,為175000件,較2008年增加20 %。2008年,婚姻與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相比,締結比例尚為4:2;2009年,婚姻與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締結比例已縮短為3:2[3]。然至2010年,婚姻與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對比數量,更縮短為 4:3 [4]。不過婚姻數量,也並不因此而大幅下降。1990年至2010年之間,婚姻從1990年的29萬件,降為24萬9千件,二十年間減少四萬件,並不算多。由此可見,婚姻與共同生活盟約制度,兩種可以在社會上並存,讓人們多了一種共同家庭生活的模式選擇。而且是多了一種穩定,又有身份保障的家庭模式選擇。比起單純的同居生活,共同生活盟約在各方面,有保障得多,解銷也不困難,所以越來越受歡迎,締結件數大幅增加。


另一值得注意的現象,是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性別組合,與一般人的想像狀況,恰好相反。起初,許多法國人認為這一制度,只是為同性戀者開綠燈而已,而且也必定是同性相戀者,前來申請締結共同生活盟約。然而實際運行的結果正好相反,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局的研究顯示,這十年來,總共七十萬件共同生活盟約的締結者,九成五以上均是異性伴侶,同性伴侶締結者反而居5 % 的絕對少數 [5]

2006年,法國司法部的資料顯示,同性締結的民事共同盟約,只佔當年締約數量的 7 % (該資料未列出詳細件數)[6]。2010年,法國的異性共同生活盟約,締結數量為 186537 件;而同性共同生活盟約,締結數量只有8463件 [7]。亦即異性伴侶的共同生活盟約,佔 96 % ;而同性的共同生活盟約,只佔 4 %。這與制度創見之初時,同性締結共同生活盟約的數量,高達全部共同生活盟約的 25 % [8],大不相同。進一步的資料,可參見附表。


可見隨著時間的經過,除了制度創始之初,許多同性伴侶迅速登記之外,近年來的同性締結共同生活盟約,願意經營共同家庭生活的數量,已經穩定,而且數量處於絕對少數。在以包容多元文化,保護個人發展自由,家庭生活法制健全而著稱的法國,出來登記共同穩定家庭生活的同性伴侶,仍然居於少數,這一現象本身,已很能說明問題。少數人必須服從多數人的共識,因此法國憲法委員會,確認婚姻必須異性才能結合的判決,有其符合法國社會國情的道理。

結語


由法國的立法與實務經驗可知,法國在處理同性是否能夠結婚的問題上,並沒有受到所謂「先進」或「落後」觀念的束縛,而是以更完整的角度,設計出不同於婚姻,但也一樣能夠經營共同家庭生活的制度,以便兼顧所有人,異性或同性伴侶的需要。


因此,不能結婚的同性伴侶,以及不想採用結婚方式,但想共同生活的異性伴侶,都能透過創始至今,滿十一年的「民事共同生活盟約」制度,經營幸福的家庭共同生活。締結此一盟約的人逐年大幅增加,已快與婚姻數量分庭抗禮。但也沒有因此就大幅排擠婚姻,可見兩項制度可以並存,提供民眾多一種家庭組合的制度選擇。這項制度,因為符合人性需求,又符合法國文化國情,所以能夠獲得大多數人民的支持。也因為獲得大多數人民的支持,法國憲法委員會,判決只准異性結婚的民法條文為合憲,等於排除了同性結婚的合法化。


是故,一項制度的成功,必須立足於本身文化與國情的考量,並且顧及大多數人民的感受,而非陷於落後與先進的執拗,而爭論不休。法國「民事共同生活盟約」的經驗,恰可給吾國做參考。

附表:

1990至2010年間,法國共同生活制度(union),婚姻(mariage)與共同生活盟約(PACS)之締結數量表 [9]

異性共同生活制度

同性共同生活制度

婚姻 mariage

民事共同生活盟約 PACS

年度

婚姻(只有異性婚姻)

異性共同生活盟約

同性共同生活盟約 [10]

備註

1990

294,690

尚不存在

1991

287,897

1992

279,338

1993

262,696

1994

260,866

1995

261,813

1996

287,144

1997

291,163

1998

278,525

1999

293,544

1999年11月15日,共同生活盟約制度,訂入民法之中

2000

305,234

15,935

資料無顯示

共同生活盟約制度開始生效

2001

295,720

15,435

資料無顯示

2002

286,169

20,588

資料無顯示

2003

282,756

25,819

資料無顯示

2004

278,439

33,147

資料無顯示

2005

283,036

52,800

資料無顯示

2006

273,914

64,271

資料無顯示

2007

273,669

95,708

資料無顯示

2008

265,404

137,820

資料無顯示

2009

251,478

166,056

資料無顯示

2010

249,000

186,537

8463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1] «Unpactecivil de solidarité est un contrat conclu par deux personnes physiques majeures, de sexe différent ou de même sexe, pour organiser leur vie commune.»

[2] 見總統府第一夫人網頁,可看到在絕大多數的公開場合,都是使用Carla Sarkozy 名銜。http://www.elysee.fr/president/la-presidence/la-premiere-dame-de-france/la-premiere-dame-de-france.117.html,2012年1月3日查閱。

[3] 見:L’Institut national de la statistique et des études économiques (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局 INSEE), Bilan démographique 2009, http://www.insee.fr/fr/themes/document.asp?ref_id=ip1276,2011年12月25日查閱。又,2008年度的法國法院,即登錄有146030件民事共同生活盟約之締結,23448件終止。見:法國司法部2009年統計書,Les chiffres-clés de la justice, édition 2009, p.13. http://www.justice.gouv.fr/art_pix/1_stat_chiffrescles09_20091116.pdf。2011年12月25日查閱。.

[4] INSEE, Bilan démographique 2010, http://www.insee.fr/fr/themes/tableau.asp?reg_id=0&ref_id=NATTEF02327,2011年12月26日查閱。

[5] 同註3,INSEE出處:http://www.insee.fr/fr/themes/document.asp?ref_id=ip1276

[6] 法國司法部網站:http://www.justice.gouv.fr/budget-et-statistiques-10054/infostats-justice-10057/le-pacte-civil-de-solidarite-une-forme-dunion-qui-se-banalise-13257.html,2011年12月25日查閱。

[7] 同註4出處:http://www.insee.fr/fr/themes/tableau.asp?reg_id=0&ref_id=NATTEF02327

[8] 法國司法部網站,同註6出處。

[9] 同註4出處:http://www.insee.fr/fr/themes/tableau.asp?reg_id=0&ref_id=NATTEF02327

[10] 耐人尋味的是,在共同生活盟約中,法國國家統計與經濟研究局公布在網站表格的資料,並沒有同性締結盟約的數量;唯一例外,是有提供2010年的同性盟約資料。然此節也非直接顯示在表格之中,而係作者依據該網頁的文字說明,自行計算而得。該局並未說明其未公布同性生活盟約數量的原因。因此2000—2009年度的同性共同生活盟約,欄位上只能標明「資料無顯示」,核予敘明。

本月點閱:131 友善列印
19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專業

很棒

贊同

不錯

很好

存疑

無奈

無聊

很冷

憤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