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www.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從死刑執行方式論死刑存廢

憲政(研) 090-056 號
作者:陳健民 ( 2007年1月30日 18:06)
關鍵字:死刑存廢 人權 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

壹、前言:

關於死刑存廢問題,前曾引起社會各界高度的重視及廣泛討論。無論社會大眾、朝野政黨、行政及司法部門,對於應否儘速廢除死刑,都抱持保留的態度,即使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國家人權委員會推動聯盟」等組織,也不敢過於樂觀。

廢除死刑是爭論已久的問題。十六世紀的西方學者基於「寬恕」的宗教立場,十八世紀的西方學者基於「尊重人權」的立場,都曾對死刑制度提出批判,然而這些討論並未產生廢止死刑的結果。二次世界大戰後,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對於死刑問題的闡述,也僅止於「人人皆有天賦的生存權,此種權利應受法律保障,任何人之生命不得無理剝奪」。尤有甚者,基於歷史、文化、法制等因素,廢除死刑對於中國人而言,更屬困難。

本文擬從死刑執行方式的改變出發,從歷史及現實面及探討死刑存廢的可能性,期能有助於釐清死刑存廢的迷思。

貳、死刑存廢論的爭議

生命刑為刑罰方式中最重者,故又稱為極刑。死刑乃是基於「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報復主義思想,故殺人者死。然而,由於保障人權、人道主義思想的發達,死刑是否應予廢除,成為爭論焦點。以下僅簡述主張死刑存、廢的理由:

一、死刑廢止說

主張死刑應予廢止者認為,至少有下列五大理由:[1]

(一)就人道主義言:

國家一方面以法律禁止殘酷的殺人行為,另一方面卻訂定法律自行殺人,不僅互相矛盾,更助長殘忍之風,有違人道主義之精神。

(二)就刑事政策言:

犯罪行為,依近代的觀念,是社會各種環境所造成,非僅為行為人個人的原因,如此剝奪犯罪行為人之生命,並不公平。尤其死刑剝奪了犯罪人悔罪向善的權利,不符犯罪人再社會化的刑事政策。

(三)自司法實務言:

法院的審判係屬人為,難期完美。舉凡司法人員的求功心切、證人的虛偽陳述、行為人的不實自白,均可能造成誤判。一旦誤判,死刑執行後,將無法回復。這是支持廢除死刑的最有力理由。

(四)自威嚇效果言:

一般認為,人莫不畏死,故死刑具有甚高的威嚇效果。但是根據刑罰學的實證研究,例如1989年聯合國的死刑問題研究報告,均無法證明死刑較無期徒刑具有更高的威嚇效果。[2]

(五)就被害人立場言:

對於犯罪人科處死刑,固可滿足報復或補償心理,但除此之外,對於被害人並無實益。若能責令被害人勞作收益填補損害,不僅較為合宜,對於被害者家屬而言,亦有避免其生活陷入困境之功能。

二、死刑存在說

主張死刑應繼續存在者,有五大理由:[3]

(一)就人道主義言:

犯罪人罪大惡極,若不判處死刑,可能有再度危害社會之虞。此外,只重視對於犯罪人是否人道,而忽視對於被害人是否人道,實屬有偏。另外,採行適當的執行手段,已屬合乎人道主義之精神。

(二)就刑事政策言:

刑罰之目的固在要求犯罪人悔改向善,但若毫無矯正可能者,為兼顧社會教育及預防犯罪之功能,仍應處以死刑。

(三)自司法實務言

法院之判決雖難免有錯誤,但目前司法程序極為慎重,尤其對於死刑案件,往往再三審理,實已盡最大之可能。

(四)自威嚇效果言

就社會實際面而言,不能否認死刑仍具有威嚇效果。尤其行為人在犯罪之際,對於是否判處死刑,並非全未考量。完全否定其功能,並不妥適。

(五)就被害人立場言:

對於罪大惡極的犯罪人,為實現正義,必須處以死刑,始能平息及滿足被害人或其遺族的心理。

死刑的確有誤判可能、的確野蠻,廢除死刑也的確是世界潮流。世界上有很多國家已經廢除了死刑,但也有很多國家廢除死刑後又恢復死刑的,甚至美國聯邦政府最近才判決奧克拉荷馬市爆炸案的主嫌死刑,打破其自一九六三年來沒有處死任何一名人犯的記錄。由此可見廢除死刑之難。因此,無論死刑存廢之理由如何,是否完全廢止死刑,其實最重要的是民眾看待死刑及刑罰制度的態度。

參、死刑執行方式與死刑存廢之關連

雖然關於死刑的存廢與否,肯定及否定的說法各有其理,但是,根據法務部的統計,國內至少有百分之七十八的人不贊同廢止死刑,司法官贊成維持死刑的比例更高達百分之八十八![4]其他相關的民意調查亦顯示:七成七民眾認為死刑制度有嚇阻重大犯罪的作用;七成四民眾認為廢除死刑將導致治安敗壞;若以「不得假釋的無期徒刑」做為死刑的替代懲罰,有四成四民眾同意在此前提下廢除死刑,四成六仍持反對意見。[5]

何以國內反對死刑的比例如此之高?其實這與我國的歷史、文化、法制有關。

我國古代法家對於刑罰的社會控制,有許多著名的探討,例如:「威勢之可以禁暴,而德厚之不足以止亂」[6],「賞莫如厚而信,罰莫如重而必」[7]。這些法家的言論,主要都是在強調,賞罰必須分明、及時,而且為了預防犯罪,重刑制度是不可或缺的。因為刑罰制度最重要的就是「及時的正義」,重刑制度只是為了確保刑罰預防犯罪的效果,並非法律規定了重刑就必須隨時適用。故中國自古以來,未曾有廢除死刑者,[8]相反的,「亂世用重典」的想法,反而成為中國傳統刑罰思維的主流。

中國傳統對於死刑的態度,除了高度採納外,還有一個特色是種類繁多。中國對於死刑區別之標準,是以死刑執行之方式為準。在法制史上,曾有斬、絞、凌遲、梟首、戮屍、腰斬等死刑執行方式。及至晚清,大清律例中明定的死刑,仍有斬監候、斬立決、絞監候、絞立決四種。

清末在制定大清新刑律時,對於草案究應採取惟一的一種死刑執行方式,或者併採斬、絞的死刑執行方式,曾有嚴重爭議。當時的大臣沈家本曾認為:「斬、絞既有身首殊、不殊之分,其死狀之感情,實非毫無區別,略分輕重」,故「以死刑為無輕重者,於事未得其實,而死刑不可再分輕重,其理固大可研求矣」。[9]換言之,清末除認為在刑罰種類上必須保留死刑之外,還認為必須依死刑執行方式的輕重區分斬、絞刑。當時此種想法受到為中國起草刑律的日本學者岡田朝太郎的反對,指出「主張斬重絞輕者,恆謂斬者身首異處,故重;絞者身首不異處,故輕。然斬與絞同為斷人生命之具,身首異處何以重?身首不異處何以輕?要亦不外中國古來之陋習迷信耳,非有正當之理由也」,又謂「各國之中廢止死刑者多矣。即不廢死刑者,亦皆採用一種之執行方法。今中國欲改良刑法,而死刑犯認斬絞二種,以抗世界之大勢。使他日刑法告成,外人讀此律者,必以為野蠻未開之法」。[10]這些中國近代法制顯示,基於固有歷史、文化觀念,中國在邁向現代化之初,並未選擇廢除死刑,但採取了「減少死刑執行方式」的方式。換言之,「減少死刑執行方式」,使死刑之執行合乎人道主義精神,是中國當時邁向廢除死刑的第一步。

以現在的憲政主義觀之,此種變相的階段性廢除死刑之方式,頗值贊同。蓋法律是規制人類社會的規範,必須配合人類生活的型態,因時空的差異,作不同的修正。正因如此,法律不論如何翻修,都不能脫逸人類社會既存的文化情感及價值觀,應以追求人類最大福祉為依歸。自法政策學的觀點而言,法制度設計涉及兩個層面,一是以耗費社會最少,達成預定之效用,即所謂「效率性」的要求;二是符合人類社會公正合理的正義判斷,亦即所謂「正義性」要求。法制度的設計必須在此二者間求其均衡。「減少死刑執行方式」的方法,就當時清末民初的社會價值觀而言,實屬兼顧文化傳統及現代化的良善設計。而這個制度設計,亦隱含有另一層啟示:廢除死刑,對中國而言,並非一蹴可幾,若中國在未來欲完全廢除死刑,必須以「逐步改進死刑執行方式」為手段,漸進為之。

肆、死刑執行方式的演進現況

自大清新刑律草案公布後,在法制上,死刑的執行方式已逐步演進,大體而言,愈來愈合乎人道主義之精神,亦不斷朝向廢除死刑的目標邁進。

清末,死刑的執行方式由「斬絞並用」演進至僅用絞刑。民國成立後,在刑律、刑法中僅規定死刑制度,未規定採取何種方式執行,一般仍用絞首方式,並逐漸開始使用槍決。

1980年12月1 日,監獄行刑法第九十條進行修正,明定「死刑用電或瓦斯,在監獄特定場所執行之;未設電氣刑具或互斯室者,得用槍斃」。在執行死刑規則中尚規定「得使用麻醉劑」、「於監獄內擇定距離監房較遠場所行之」。這些設計,將死刑之執行方式往人道主義更進一步。1993年7月28日,同條文復修正為「死刑用藥劑注射或槍斃,在監獄特定場所執行之」,將電及瓦斯之方式取消,採取「藥劑注射或槍斃」。此一修正,更為符合「減少受刑人之不名譽與痛苦」的人道主義精神。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陸於1997年1月1日正式實施的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十二條亦規定:「死刑採用槍決或者注射等方法執行」、「執行死刑應當公布,不應示眾」,這些規定,亦有趨近於人道主義的趨勢。[11]此外,大陸刑法自1979年公布之始,即規定了「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制度,讓宣告死刑的受刑人可以緩期二年執行,在二年內若無其他故意犯罪行為,或者更有重大立功表現者,於二年期滿後,得將死刑減刑為無期徒刑或十五年以上、二十年以下有期徒刑。[12]「死緩」制度,無疑是中國有史以來對於死刑執行方式的一個重大演進,對於漸進廢除死刑之理想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此一制度,亦以成為台灣在未來研擬廢除死刑制度前的過渡方案。[13]

伍、結語

法治國原則及人道主義乃刑事政策最重要的兩大原則,從而刑事政策的擬訂,應符合罪刑法定原則人性尊嚴的要求。近代刑事政策思想,已由舊派的應報理論,推移至使犯人改過遷善之教育主義思想。懲罰犯人、隔離犯人以免危害社會、嚇阻他人犯罪以及教育受刑人,為刑罰的四個主要作用,故刑罰制度已經不能純以「嚇阻效用」為考量,而忽略現代刑事政策教育思想的人道關懷。一味迷信「治亂世用重典」,不僅斲傷我國人權法治形象,更與世界潮流相悖。

為了達成某一高尚的理想,完全不考慮民眾的意願、歷史文化的影響,這樣的立法方式,在法社會學上難有正當性。廢除死刑與否,不能只單純基於是某黨或某人的政見或理想,而完全漠視時空環境及社會現實的價值觀。

世界上確實已有許多國家廢除死刑,亦有不少國家雖未廢除死刑,卻已有十年以上未執行死刑,但也有不少國家是廢除死刑後又回復死刑的。[14]由此可知,雖然舉世公認廢除死刑是人道精神的具體表現,但是,即使廢除死刑,回復死刑與否的爭議並不會因此即消失。因為死刑存廢與否,並非「該不該」的問題,而是「好不好」的價值判斷。既然如此,政府不妨採取漸進之方式,先致力於死刑執行方式的改進,並進而研擬相關的過渡替代方案,最後再談死刑的全面廢除。然而,為政者何不深思,如果人民相信法律,當不致輕易觸蹈法網,即使法律明定死刑,又豈會有被引用之日?



[1] 楊建華,《刑法總則之比較與檢討》,台北,三民書局,1982年3月,頁288-290。

[2] 林山田,《刑罰學》,台北,台大法學院圖書部,1992年2月,頁699-700。

[3] 楊建華,《刑法總則之比較與檢討》,台北,三民書局,1982年3月,頁290-291

[4] 聯合報,2001年5月18日,1版。

[5]聯合報,2001年5月19日,8版。

[6] 《韓非子》,<顯學>。

[7] 《韓非子》,<五蠹>。

[8] 即便是漢高祖的「約法三章」,亦不能免除「殺人者死」的約定。足見死刑對於中國古代社會而言,為基本的刑罰制度,不容廢除。

[9] 沈家本,<死刑惟一說>,《寄簃文存》,卷三。

[10] 引自黃源盛,<從傳統律例到近代刑法─清代民初近代刑法典的編纂與岡田朝太郎>,刊載於《月旦法學雜誌》,台北,元照出版社,第75期,2001年8月。

[11] 大陸在9月14日復宣布,法院必須切實改以注射方式實施死刑,以符合文明化、人道化的趨勢。見法制日報,2001年9月14日,1版。

[12] 參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十八條、五十條。

[13] 聯合報,2001年5月18日,3版。

[14] 相關資料可參考林山田,《刑法通論》,台北,台灣大學圖書部,1998年2月增訂六版,頁700。

本月點閱:194 友善列印
21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關鍵議題
  • ( 約 1 小時)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20日赴福建平潭,與台灣農漁業界基層代表面對面交流,特別強調,2015年大陸對台工作核心是「穩定、發展、利民」,那麼什麼是兩岸和平發展關係的基石呢? 第一,「穩定」是指大陸的對台大政 ...
  • ( 23 小時前)
    美國總統歐巴馬抵達印度訪問,並與總理莫迪舉行雙邊會談,試圖就氣候變遷、再生能源、稅制,以及國防合作等達成協議。美國務院亞太助卿羅素表示:「莫迪用言語和行動展現出,印度有意拓展亞太地區影響力,我們非常 ...
  • ( 昨天 10:23)
    最近反對房地合一稅改有一個殺傷力的論調。該理論認為房地合一稅改的結果,是讓炒房、炒地與建商財團將增值利益納入口袋中,悖離憲法「漲價歸公」精神。因為新法規定課徵房地合一交易資本利得稅後,其所繳納土地增 ...
  • ( 昨天 10:08)
    金融業2014年獲利創新高。外界樂觀預估,全年盈餘將突破5,000億元。但是否代表台灣的金融競爭力已翻轉,情況恐怕沒有想像的樂觀。另外造成社會誤解以為金融業已經大賺錢,就迫不及待的要金融業負擔更大的慈善工作, ...
  • ( 星期二 16:17)
    朱立倫當選國民黨主席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第一時間拍賀電,希望在「九二共識、反台獨」共同政治基礎上,繼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朱立倫隨後透過國民黨中央復電,兩岸雖同屬中華民族,仍應「求同尊異」,持續努 ...
  • ( 1月23日 16:48)
    最近反對房地合一的稅改有一些似是而非的論調。例如,「房地合一將使所有房屋交易的成本大幅提升」、「房地合一會轉嫁給消費者,更會助漲房價」、「房地合一會成為經濟發展的絆腳石」…。 依財政部的規畫 ...
臉書熱門分享
兩岸政治對話 穩健務實不躁進
11 人推薦這篇文章。
李登輝喊「棄馬保台」 精心...
10 人推薦這篇文章。
貧困人家年關紓困及其社會...
10 人推薦這篇文章。
由中學理化知識思考斷管問...
236 人推薦這篇文章。
中美第五輪對話幕後因素
10 人推薦這篇文章。
正視晚婚現象及其衍生問題
35 人推薦這篇文章。
如何強化國會對於涉外談判...
52 人推薦這篇文章。
幫占領立院的學生擬連署書
190 人推薦這篇文章。
後ECFA兩岸金融交流與保險...
17 人推薦這篇文章。
台灣技職教育變革與經濟發展
17 人推薦這篇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