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團法人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 NPF.ORG.TW
National Policy Foundation
關鍵議題
  • ( 星期三 15:20)
    大陸海協會長陳德銘近日率團訪台,談到中韓自由貿易協定(FTA)上月完成實質談判,將在兩年內啟動,屆時兩國貨貿近九成零關稅,服貿則給予準國民待遇。與此同時,12月12日大陸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將 ...
  • ( 星期三 15:20)
    拜讀言論版12月9日黃光國教授〈一中兩憲 結束內戰〉,感觸良多。關心台灣未來的發展不會在世界的競爭格局中出局,不會被邊緣化,知識分子應該站出來論述雄辯,尋求台灣的最佳路線,發展台灣的最大利 ...
  • ( 星期二 15:33)
    在冷戰後期,印度曾從「不結盟國家」轉而「扈從」蘇聯;在後冷戰時期,印度恢復等距外交戰略,在俄羅斯與美國之間左右逢源,現在除了「東望」經略南海與太平洋海域之外,更尋求「西進」重新設定印度 ...
  • ( 12月15日 16:51)
    過去十幾年來,國際經濟最重的發展趨勢就是「全球化」,各國政府不斷透過雙邊貿易協商、區域經濟整合,打造優勢環境,民間企業亦積極追求跨國比較利益,以提高競爭力,自由經濟整合成效顯著,讓全球 ...
  • ( 12月15日 12:34)
    這一兩年來,台灣銀行業獲利頻創新高。2013年,整體本國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在台分行)稅前盈餘高達2,576億元新台幣,明顯擺脫金融海嘯的泥淖。而根據金管會統計,2014年前三季銀行業累計盈餘更是高達 ...
  • ( 12月15日 11:19)
    新內閣上路,恰逢台電公布兩百億元盈餘,電價議題再次成為關注焦點。行政院長毛治國表示,電價中很重要的因素是油價,發電從油而來,油價最近相當大幅度下降,他提醒經濟部,油價大幅調整,「必須反 ...
廿年前我國加入APEC的經緯

國安(析) 100-084 號
作者:陳錫蕃何志勇 ( 2011年11月21日 11:14)
關鍵字:亞太經合會(APEC) 非正式領袖會議(Economic Leaders’ Meet 外交部

今年在夏威夷舉行的亞太經合會(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um,簡稱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日前圓滿落幕,筆者有幸連續4年參加我國代表團,擔任領袖代表連戰主席的顧問,見證台灣在全球產業供應鏈和區域經濟整合中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

APEC為我國參與國際事務的重要場合,也是目前台灣極少數能派內閣級政府官員與會的主要國際組織。今年適逢我國加入該組織20周年,回憶我國爭取加入該組織經過,本人參與其事,往事歷歷,深感有必要為文與國人分享。

1989年11月,以美國為首的12個國家,在澳洲坎培拉(Canberra)舉行亞太經合會首屆部長級會議,是為濫觴。美國在90年代強勢主導APEC發展,包括增加會員數目、推動經貿自由化以及其後於1993年成立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等,以確保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

1990年,也就是我國加入APEC的前一年,美國國務院參事(councilor of State Department)佐立克(Robert Zoellick,現任世界銀行總裁)在新加坡公布美國政府有關APEC的政策立場,在會員資格的安排上,美國主張香港作為完全會員、中國大陸為官方觀察員(official observer),而台灣則為非官方觀察員(unofficial observer)。

台北外交部聞訊後,認為事態嚴重,遂訓令我駐美代表處向美方交涉,嚴正表明我方立場,堅決反對美方提案,並希望爭取以平等地位完全會員身分入會。

丁懋時先生時任駐美代表,筆者時任副代表,丁代表乃在台北外交部來電電文上批示「陳副代表」,即囑筆者遵示辦理。筆者於是奉代表之命向美方交涉。

當時國務院亞太局主管經濟事務副助卿是范維(Robert Fauver),他和佐立克都是隨國務卿貝克(James Baker)自財政部調到國務院來的,原係舊識,對我友善。筆者奉令後,親自打電話約他說有急事,請他出來吃飯或喝咖啡,但因為當時美國正與日本進行密集貿易談判,談非關稅障礙問題,他實在是抽不出時間,並說:此事亦攸關貴國,談判結果各國均霑云云。筆者說:此事委實緊急。他說:「這樣好了,你就到我辦公室來好了。」於是就約妥當天下午4點見。

我一聽,心想,這不合國務院的規定。但范維新到國務院,大概不曉得有這個規定。我當然也不便告訴他說,我們不能到國務院洽公。為了保險起見,半小時後,我就請秘書問他的秘書說,適才副助卿與陳副代表約妥下午4時在國務院洽公,請予確認。對方回答說,確認。筆者乃按時前往。我想這可能是第一次我方有副代表到美國國務院正式洽公。

到他的辦公室後,筆者先口頭表示,奉令就APEC事向貴國表達我方堅決反對美方提案,並盼以平等地位完全會員身分入會,請美方支持。他也很爽快地說,既然貴國堅決反對,我們會另提一案。當時我很著急地問他,你們打算提什麼案,他則微笑回答說,你不要這麼急,此事尚需內部討論,但可先預告,將來提出的案子一定會令貴國滿意。筆者聆畢,認為此人很夠朋友,乃問,我能不能把你的話先回報我國政府,他說當然可以。為求慎重起見,我也留下備忘錄(memo)給他。

隨後我把交涉情形草擬電報先呈代表核批後,報告外交部,我相信當時部裡或許有人認為我在說大話,又是跑到國務院洽公,又是獲對方保證會令我方滿意。後來美方果然提出新案,主張歡迎3個中國經濟體(Chinese economies)以完全會員身分同時加入APEC。美方重視我國經濟實力,擴大區域中各方參與範圍,將APEC改為非正式經濟論壇(non-formal economic forum),並將會員單位改為「經濟體」(economy)。

雖然當時美國在APEC會員資格乙事上舉足輕重,但仍要求南韓外交部次長李時榮居中穿梭擔任對話者(interlocutor),在華府、台北與北京之間就此議題協調。中共最後同意台灣以平等地位完全會員加入APEC,卻也堅持台灣的外交部長及次長不能出席APEC外長會議,但不限台灣其他部會首長參加各項部長會議(Ministerial Meeting)。

面對中共開出的唯一條件,我們只好接受,除非要放棄加入APEC,這如同過去我國改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名義留在國際奧委會一般,是不得不為的妥協。事實上,此一安排優於奧會模式。

我國如願在1991年以完全會員的身分加入APEC,而APEC也是我國在2002年加入世貿組織(WTO)前唯一可以派部會首長跟別國平起平坐的主要國際組織。

1993年,美國在西雅圖(Seattle)主辦APEC,當時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希望找個名義與會,於是在部長會議之上增設非正式(經濟)領袖會議(Economic Leaders’ Meeting)。

國際政治的現實是:如果APEC邀請李登輝出席,江澤民就不會出席。雖然國內輿論有不少聲音稱,「中共不去就算了,我們去!」但美國及其他國家當然希望中共領導人能出席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受限國際情勢,自第一屆APEC領袖會議起,雖然邀請函照樣由主辦經濟體派特使來台致送,我國總統皆派代表與會。

按照APEC慣例,APEC地主國會派特使到各會員經濟體遞交邀請函。以我國為例,特使第一次是遞交邀請函,第二次再到台灣來時,會由總統當面告知領袖代表的人選。

事實上,我國領袖代表的人選也需要中間折衝。在李、扁時代,我國領袖都是民間人士或由部會首長代表。2008年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兩岸關係日趨和緩,前副總統連戰連續4年代表總統馬英九出席APEC非正式領袖會議,除與各國領袖在國際舞台上周旋,並與中共領導人公開會談,大幅提高我國的國際能見度,更勝WTO,堪稱是外交上的重大突破,誠屬不易。

我國友人范維已自美國政府退休多年,台灣20年前能順利加入APEC,他實在功不可沒。

(本文僅供參考,不代表本會立場)

(本文刊載於100.11.17中央社全球瞭望名家論壇)

本月點閱:91 友善列印
14
文章表情 (你對這則文章的感覺)

專業

很棒

贊同

不錯

很好

存疑

無奈

無聊

很冷

憤怒


TOP